曲路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衢州地方 - 曲路浚首页
善行甘美酣畅如斯:怀念恩师朱子善
2019-09-05
字号:
? ? 今天回顾头来看,应是一个缘份与命运的巧合。年轻时碰到了朱老师等恩师才有了今天的所思所想。恩师已走十个年头,今天,还是用十年前说的话来纪念恩师,这也代表学生对恩师永恒的怀念!

? ? 去年正月初七,巨桑控股集团开会宣布我到全球最大的家私之都广东乐从工作。临走前我带着儿子给恩师拜年,那时恩师身体尚好。想不到的是, 教师节期间恩师的知交张荣宗,也是我的恩师来电告知: 亲爱的恩师朱子善已永远安息在我的故乡三山村了!

? ? 恩师刚离开我们的那段时间里, 脑海中时常浮现师生情谊三十年的一幕幕, 心情就象李叔同弘一大师的《送别》之歌:“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今霄别梦寒------”

? ? 今年春节回家, 我去看望了恩师张荣宗。 他送我两本自已编写的书: 《衢州红壤开发综合利用》, 《衢州柑桔深加工》。这两本书中都有这么一句:“------ 得到朱校长生前鼓励和支持!” 想不到的是长于哲学社会历史科学的恩师会得到一个八十六岁高龄的农业科技专家的如此尊敬! 此乃善行甘美酣畅如斯!

? ? 三月中旬, 恩师张荣宗来电告知朱师母要在恩师逝世周年时搞一个纪念活动, 并嘱我写一篇纪念文章。 说实话, 写这样的文章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因为我觉得恩师还活着, 往事历历在目。

? ? 恩师在不惑至天命之年正是人生最坎坷的时期, 就在离我故乡不远的一座破庙里度过一段时间。 在那个“伤痕” 的岁月里, 恩师凭着真善美的情操赢得了故乡百姓的尊敬。 连“公社” 党委书记都“保护” 着恩师。 那时我还年少, 这些事情都是母亲在我念高中时告知的。

? ? 七八年秋, 衢江中学撤消,改办教师进修学校。恩师张荣宗把 我“弄”进衢州二中念高中。 按 照教育局的划分,航埠区学生进航中继念。 在衢江中学念高一时, 我是团支书班长。 因为我是三好学生, 航中校长还是把已在二中念了一个月书的我“要” 进学校, 这件事却成了我同恩师交往三十年的缘分。 七九年夏, 那年我十六岁, 参加高考没能上分数线。 这年秋天, 我进了航中理科高复班。 恩师那时还是一个普通教师, 做了我们的班主任。

? ? 高考制度恢复最初几年里航中升学率一直排在全县笫一。 这与航中当时汇集了恩师及徐人望、黄乐川、陈德辉等名师是分不开的。

? ? 恩师身材魁伟, 但心细的如同他自已刻的标准钢板楷字。 七九年夏, 恩师是学哥学姐们的理科高复班的班主任, 既教语文又教哲学政治经济学。 直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发生在高考前三天的事, 那时高复班己没有劳动课, 恩师出奇地发动学哥学姐放下书本到校园花坛拔草, 有几个学哥却拿着书本东躲西藏去用功了, 恩师一一“抓” 到他们,并拉着学哥旳手一路说笑走向花坛。 我们这些学弟学妹看到这个场面只感到好笑。 当时只晓得恩师出奇招为学哥学姐心理压力减负, 不知道恩师内心有一个疆域宽阔的视学生如同自已儿女一样的情感世界!

? ? 那时恩师的烟瘾很重, 脸部表情老是给人一付沉思的感觉。 在十八平方米的宿舍里贴着“学习”“ 奋斗” 的条幅。 最爱看的杂志是新华社大型文献《新华月报》。恩师在做我们班主任的一年时间里, 从来没有在课堂里发过脾气。 恩师讲述哲学政治经济学简单又清晰。 我们这些学理科的同学也因“故事里的哲学” 有趣而牢记了原理。 只是直到今天我还不明白恩师趁同学自修作业时抽着烟不停地在黑板前走来走去思考些什么问题。

? ? 八零年夏, 我第二次参加高考达大学本科分数线以上, 只因耳朵听力差体检没能通过, 无缘进高校大门。 想想自已曾经的刻苦努力情绪一落千丈。 那个年代不如现在这样开放, 农村青年离土进城的路门还是很狭窄的, 上中专升大学似乎是唯一的途径。 说句实在话, 十七岁的我既没有回家乡吃生产队“工分饭” 的心理准备, 也看不清自已的将来。 幸运的是两位恩师指引着我走过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先是恩师张荣宗想办法让我住在市(县)政府招待所在科协文化班读书, 后是恩师校长任上没几天又让我进一中念了一年的书。 回忆起自已的青春少年, 如果以进学校数衡量, 恐帕我是一个衢州自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今的高中生状元, 因为我从衢江、二中、航中、一中一路走过来!

? ? 走出一中校门不到三个月, 恩师张荣宗就安排我进市(县) 科委红壤开发研究基地工作。 参加工作第一周, 我就拜见了恩师。 在简陋的校长办公室里, 恩师带着沉思的表情指着墙上“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条愊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实际上是教我人活着就要有理想与信念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 临别时恩师还写给我几个字:“事残缘自心残, 人不自知, 故以事告之。” 我明白恩师要我战胜自已耳朵残疾的自卑感, 珍惜工作机会, 自学成才。 直到今天我还不明白恩师这几个字到底来自那个典故还是他自已的文言文?!

? ? . 在恩师的启蒙下, 面对基地农民的辛勤劳作及科技人员在红壤土地上洒下的心血, 好象在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理想与信念或者说支撑前进的动力竟然如此简单:

? ? ——一头是千千万万的象父母亲一样的农民为了儿子女儿摆脱贫困交加的土地!

? ? ——一头是自已的自由、富足、幸福的生活!

? ? 从一中走出以来,? 先是在浮石十三里四年, 八九年去沈阳四年, 沈阳回来后在义鸟摆了一年摊,而在浙江巨大待的时间最长前后有十二年, 曾在衢州九华山顶上待过三年, 零八年加盟浙江巨桑控股集团做了八个月的部长助理之后被派驻广东乐从国际家私城。 如今已近恩师做我青春少年的老师时的年纪! 我不会也永远不会忘记青春年华时代曾经对恩师也是对自已许下的诺言!

? ? 一九八八年, 通过自学我获得农业济管理专业大学文凭。 这一年我二十五岁, 先在上海一家刊物上发表了《解救哲学贫困需要热情》,后又在北京一家刊物上发表了《通过沼泽地带: 挥起亚历山大王之剑》一文, 剑峰所指走出“价格双轨制” 迈向市场经济之路。 若以《衢州曰报》为准, 是我最先在衢州这个地方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概念, 时间是八九年八月。 若以省内公开刊物为准, 是我最先对衢州中等城市定位提出了挑战。 九八年我在《浙西纵横》上提出了衢州现代化的大城市发展战略。 省城一家报刊曾占用一个版面介绍了我的成长历程。 事实上直到今天, 还少有人知道我是恩师的“研究生” 呢!

? ? 零八年十月恩师还会同原市部委局几位领导一起参观了浙江巨桑控股集团。 想不到零九年正月初的见面会成为最后一次!再也见不到在我少年迷茫困惑时的引路人! 再也见不到在我青年幻想张狂时的敲打人!

? ? 天地苍茫, 人生有限, 精神无限! 恩师有生的事业赢得无生的精神!

? ? 已近天命的我应该有所觉悟, 以恩师无生的精神, 求自已有生的事业,一念无生!

? ? 我想, 这才是对恩师在天之灵最好的报答!

? ? 郑建军? ? ? ? ?庚寅清明于广东乐从(2010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土生土长的衢州人,对衢州这个地方充满深厚的感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